第一卷 雏凤清鸣 第一章 雨落绝地

    第一卷 雏凤清鸣 第一章 雨落绝地 (第1/3页)

    八月的最后一个周一,天气阴沉压抑,虽然是下午,天色阴暗却已经如同傍晚。忽然闪电划过,而后雷鸣滚滚,暴雨倾盆。不知哪处的泊车受了惊动,前后左右的灯一齐闪烁,警报嘟嘟响个不停,在雷鸣的间隙里聒噪不止,惹人厌恶。

    阴霾天空之下,一个女人身影迎着风雨跌跌撞撞狂奔而去。虽然身体被大雨淋得通透,但女人并不在意自己的狼狈,她用力抱紧怀里的东西,尽量佝偻着身躯为其遮挡雨水。跑了几步,女人发现脚下声音太大、步履维艰,于是又甩掉了高跟鞋,赤脚继续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不过前后脚功夫,四名身穿西装、面戴墨镜的人便跟到了这里。为首的一人发现了女人丢在街边的鞋子。于是他挥一挥手,示意众人继续向前追赶。

    转过街角,通向另一条街道的小巷引起了女人的注意。小巷是两栋旧建筑的间隙,过道里堆放着杂七杂八的破烂旧物,雨水打在破三轮车、塑料薄膜和竹篾篮子上面,形成一片纷乱的和声。

    扭头看了眼宽敞无阻的大道,女人来不及多考虑,弯着腰跑进了巷子。

    小巷本来并不算很长,可想要翻越却不容易。手脚并用明明更快,可女人宁可只用双脚试探着赶路也不愿松开手里的东西。不一会儿功夫,她的丝袜被一些杂物的棱角勾破,脚下也被藏在暗处看不分明的玻璃碎片扎得血流不止。她咬牙忍住疼痛,只靠紊乱急促的呼吸和低低的轻哼来缓解她的痛苦。

    只要到达那里,只要到达那里就可以……

    忽然,尖锐的刹车声响彻街道,一辆轿车先女人一步驶来,将三人宽的小巷完全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女人发出一声惊呼,惊慌失措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同样身穿西装的一帮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女人连连后退,来人步步紧逼。伴随纷乱的脚步声,来时路也已被追兵截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!”女人开口了,声音很清亮,虽然佯装镇定但还是止不住颤抖,“你们别过来啊!我已经离开恒玉市了,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!”雨水沿着的长发向下流淌,从黑发的间隙中可以依稀看见女人的容貌。虽然妆容已花,但仍能从那狼狈中瞥见女人清丽的本相。

    西装暴徒们并不搭话,只是一步步逼进小巷,为首的女子已将一段细绳从袖口里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滚啊!给我滚开!”死局已定,女人紧紧抱住怀中之物,歇斯底里地呼喊起来,“你们凭什么就这样杀了我,我要见他!我要见他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女人撞在了身后的一名西装男身上。男人随即一把挟住她的双手,另一人已经十分敏捷地抢过了女人怀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行!还给我,你们!还给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配合默契、分工明确,不等她说完,为首女子便上前一步迅速将绳子套在了女人脖子上。随着她双手一收,女人的呼喊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您应该知道为什么要杀您,”确认对方无法再发声后,身穿西装的女人才低声说道,“只要您还活着,对先生来说就是污点,更不要提让他也活下来。”说罢,她更加用力地收紧绳子,将女人纤白的脖子勒出了殷红血印。这样的细绳,即使将脖子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